博客

博客

回顧過去——眾多年青人被判監,罪魁禍首是誰?

吳壁堅 2017年08月19日 08:15

吳壁堅:“雙學三子是一個警醒,也相信他們經過監禁後,已承擔暴力抗爭所帶來的後果。這件事也是一個契機,讓泛民中人去反思後佔中時代該何去何從,是否應繼續這種不理代價後果的暴力與非理性抗爭,還是能放下身段,尋找合作與妥協的空間。獅子山下同是香港人,泛民總不能永遠做一個不理性的反對派,這對香港來說,絕非好事。”

2014年衝擊政總一案中,雙學三子羅冠聰、周永康及黃之鋒,被律政司覆核刑期,最後三人分別被判以6個月至8個月的監禁。不少人認為這是遲來的正義,也拍手叫好;但在筆者來說,其實心情頗為惋惜、也有些沉重。這班年青人本是未來社會的棟樑,若他們的心思精神用於其他方面,可能已經對社會有極大的貢獻。可惜的是,他們以違法、暴力的方式衝擊政府,最終落得監禁收場,也是一種可惜。筆者不禁要問,是誰灌輸這班人違法思想、暴力方式,使他們落得這個下場?就是佔中三子、那些泛民立法會議員!

還記得2012年反國教事件,雖然筆者並不認同他們反國民教育的理念,但當時的抗爭,還是一種「和理非」的形態,數萬人的集會、和平而理性,黃之鋒等人只在公民廣場表達他們的感受,最終也令政府無限期擱置國教科課程指引。

2012年不只是和理非的年代,也是妥協的年代,因為政改成功,立法會朝普選邁進了一步。當時的政改仍然處於膠著的狀態,後來因民主黨與中聯辦會面,結果支持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才有現在的35席直選及「超級區議員」的出現,為立法會的普選開啟新一頁。民主黨的贊成票,意味理性、妥協是可行的,能使香港行前一步的,也一度以為泛民與建制之間會有合作的空間。

為什麼這班人由一班和理非的示威人士,亦同是在公民廣場,但最後卻演變成暴力抗爭?就是因為佔中三子等人的出現。

佔中思想的出現徹底扼殺這種合作空間。2013年,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庭提出佔中的思想,以癱瘓香港核心商業區以換取與中央談判政改的籌碼。這種所謂「公民抗命」當時已有不少人批評,惟佔中三子仍然繼續大肆宣揚,導致整個社會陷入二分法:支持佔中的就是支持民主,不支持佔中的就是不支持民主。雖然宣揚者一直提倡佔中是「愛與和平」,但事實上,79日的佔中,所有人也看到當中的暴力與不理性的情況,雙學三子的衝擊政總行動就是當中的一幕!

佔中後,社會上已驟然二分,若不是黃絲,就一定被歸類為藍絲,從此各不相讓,已沒有中間、也沒有妥協,只有親者痛、仇者快。後佔中時期的黃絲,為著打擊政敵與政府,所用的方式愈趨暴力,包括鳩嗚、光復上水沙田行動、反東北抗爭、旺角暴動等,一件比一件暴力與非理性,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就是因為佔中三子的鼓吹,社會已經愈加撕裂,兩個陣營已經沒有討論與磨合的空間。若要打擊敵人,當然要更暴力才能成事。這種思想的出現都是佔中三子所造成的社會撕裂,若說罪魁禍首是他們,實不為過。當一班年青人已經啷噹入獄的時候,這班撕裂香港的人竟然仍能置身事外,繼績搞什麼雷動計劃、繼續高薪厚職,他們有面目面對這班年青人的父母嗎?

雙學三子是一個警醒,也相信他們經過監禁後,已承擔暴力抗爭所帶來的後果。這件事也是一個契機,讓泛民中人去反思後佔中時代該何去何從,是否應繼續這種不理代價後果的暴力與非理性抗爭,還是能放下身段,尋找合作與妥協的空間。獅子山下同是香港人,泛民總不能永遠做一個不理性的反對派,這對香港來說,絕非好事。

作者吳壁堅是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

原圖:http://image.wenweipo.com/2016/08/29/20160829jzh0012.jpg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6天前

20190508

20190428

20190413

20190405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