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九巴工潮隱見政客身影

脫苦海 2018年02月26日 12:00

脫苦海:「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顯示是次工潮有政黨在背後操作,但多名反對派人士已經急不及待去分一杯羹,包括譚文豪、劉小麗、梁國雄等人均親到場。記得已停刊的《每周財經動向》主筆賓加曾經為文指出,兩鐵合併可能令到工會罷工癱瘓香港交通,今次的工潮如果像原本的計劃那樣全港周街泊滿巴士,只留一條行車線,就會惡夢成真,可幸九巴最大的兩個工會並沒有支持是項行動。坦白講,車長不小心駕駛自然要被送去坐牢,與工作性質沒有關係,為何該發言人如此強調此點呢?」 「事後九巴管理層安排工會代表及該大聯盟的負責人出席會議,然而該人卻拒絕出席,理由是九巴方面並非承認大聯盟組織。然而工會是正式代表員工的組織,若果一個社交網絡群組都可以得到工會的同等地位,未來的勞資談判將沒完沒了。」

上星期九巴五大工會之一「九巴僱員工會」聯同成立不久的「月薪車長大聯盟」,原定在2月24日晚上八時開始進行野貓式罷工,有人揚言「將巴士駛到一旁,亮起死火燈,停車半小時,及響號十秒,期間會在道路上預留一條行車線,予其他車及緊急車輛使用」。結果該發起人被攔截在巴士站頭,巴士被公司派人收回,在其他大工會不作支持之下而胎死腹中。

表面上,這是一次員工不滿公司安排而發生的工潮,但實際上隱然九巴各個工會背後勢力的角力,現時九巴共有五個工會:最大的是屬於建制派工聯會屬下的「汽總九龍巴士分會」有超過6,000名會員,第二是屬於反對派職工盟的「九巴員工協會」有超過1,200名會員,這兩個會已經佔接近九成九巴車長。

而今次發起的「月薪車長大聯盟」,據稱成立僅兩三天,以WhatsApp短訊溝通,自稱已有逾千名成員,如果是真的話可說是很成功了,因為反對派「九巴員工協會」成立多年也僅有1,200名會員,「入了群組就當成員」,是某派一貫的作法。而表示聲援的「九巴僱員工會」只是九巴的一個小型工會,其專頁不知為何仍是空無一文。

其發起的理據也很直接:資方只是與最大工會談判,沒有諮詢「所有」員工。工會不是用來作為員工與資方的橋樑嗎?資方要與「每一個人」談,那不是「大民主」嗎?如果在8,000多名員工佔有6,000多的大工會都不能代表員工,那資方要怎樣去談判?

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顯示是次工潮有政黨在背後操作,但多名反對派人士已經急不及待去分一杯羹,包括譚文豪、劉小麗、梁國雄等人均親到場。記得已停刊的《每周財經動向》主筆賓加曾經為文指出,兩鐵合併可能令到工會罷工癱瘓香港交通,今次的工潮如果像原本的計劃那樣全港周街泊滿巴士,只留一條行車線,就會惡夢成真,可幸九巴最大的兩個工會並沒有支持是項行動。坦白講,車長不小心駕駛自然要被送去坐牢,與工作性質沒有關係,為何該發言人如此強調此點呢?

事後九巴管理層安排工會代表及該大聯盟的負責人出席會議,然而該人卻拒絕出席,理由是九巴方面並非承認大聯盟組織。然而工會是正式代表員工的組織,若果一個社交網絡群組都可以得到工會的同等地位,未來的勞資談判將沒完沒了。

原圖: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648408-%E9%A6%99%E6%B8%AF-%E7%BD%B7%E9%A7%9B%E5%A5%B3%E8%BB%8A%E9%95%B7%E8%91%89%E8%94%9A%E7%90%B3%E8%A2%AB%E5%AE%89%E6%8E%92%E3%80%8C%E7%95%99%E5%BB%A0%E3%80%8D%E4%BC%91%E6%81%AF+%E6%BE%84%E6%B8%85%E9%9D%9E%E5%81%9C%E8%81%B7;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647985-%E9%A6%99%E6%B8%AF-%E3%80%90%E8%BB%8A%E9%95%B7%E7%BD%B7%E9%A7%9B%E3%80%91%E5%B0%96%E6%9D%B1%E6%91%A9%E5%9C%B0%E9%81%93%E7%B8%BD%E7%AB%99%E8%BB%8A%E9%95%B7%E9%9F%BF%E6%87%89%E7%BD%B7%E9%A7%9B+%E5%BD%8C%E6%95%A6%E9%81%93%E7%84%A1%E5%8F%97%E5%BD%B1%E9%9F%BF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9小時前

20190516

20190515

20190506

20190505

2019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