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聖戰新娘」緣何變成「人肉炸彈」?

霍詠強 2019年03月10日 12:00

霍詠強︰「暴力襲擊事件背後都有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作祟,打擊恐怖主義和去極端化既是世界性問題,也是世界性難題。為了破解這個難題,中國明智地採取了更正面的方法來應對,新疆依照有關法律法規,通過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方式,開展了源頭治理的計劃。」

美國經過在中東的獵巫行動,把伊拉克和敘利亞搞到稀巴爛之後,特朗普除了追著北約夥伴收錢外,還得要歐洲付出另一重代價,接收「人肉炸彈」。根據硏究調查,得到歐美支持來制衡阿爾蓋達組織的伊斯蘭激進組織,利用網絡群體號召「聖戰」,從而加入伊斯蘭國的歐洲國家公民,數目超過五千人。當敘利亞政府和民主軍逐步剿滅伊斯蘭國僅餘勢力,當中並且需要處理超過800名被拘捕的伊斯蘭國戰士,特朗普不忘把這些「人肉炸彈」丟回到歐洲手上,因此高調呼籲歐洲各國要「收回」這些戰士,否則美國或會「被迫釋放他們」。當然,這些從中東「回流」的歐洲人士,不少從未上過戰場,甚至在後期被用來作人質,但是正因為戰爭混亂,這些人員的背景和有否牽涉戰爭罪行,難以判斷,從歐美先進國家,強調真憑實據的法律制度來考量,要對這些曾經伊斯蘭國份子進行正式審判,能夠入罪的機會恐怕不高,但是任意讓他們回國,又可能構成危害。歐盟邊境管理機構曾經提出警告,指出至少有上千名來自歐洲的女性加入伊斯蘭國,成為所謂的「聖戰新娘」,隨著伊斯蘭國的崩潰,歐洲將面臨這些婦女和她們的孩子返回所帶來的巨大風險。2015年英國少女貝金(Shamima Begum)與同校的其他兩名同學一起離開倫敦,經土耳其進入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時,震撼全英國。三人當時年齡不過15、6歲,就讀於倫敦東部的一所學院,在校成績優秀,卻受到伊斯蘭建國夢想的蠱惑。四年後,與她一起離家的兩名好友,一人身亡、一人失蹤。貝金在難民營中生下第三個孩子後想回英國,但發現自己已是有家歸不得。貝金認為自己在伊斯蘭國只是一名妻子而已,未做錯什麼事,對自己的行為不後悔,強調自己有權返回英國,她的新生兒同樣有權返回英國生活,不應被阻撓,說來都是理直氣壯,聽來卻是令人恐懼。她的回流似乎並非出於對伊斯蘭國的極端思想有所反省,而是被形勢所迫,只能回歸老家。這更不禁令歐洲人懷疑,這些人回流之後,會為國家帶來什麼?正如英國內政大臣賈偉德(Sajid Javid),表現上說對貝金的處境「深表同情」,但當考慮到英國本土孩子、又或更直接說考慮到英國的安全,歐洲會毫不猶豫地把他們排除在其祖國之外。儘管從法律上,這些事件會帶來無數爭議,但是歐美對這些在其眼中形同賣國的子民,肯定也不會有什麼寛容對待。有報導說,德國政府已就一項新法案達成決定:未來將會有條件剝奪持有德國護照的伊斯蘭國成員的德國國籍。根據計劃,若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符合三個條件:成年、有除德國外的第二國籍、並參與作戰,就將被剝奪德國國籍。如果具有雙重國籍的德國人未經國防部批准自願加入外國軍隊,同樣會被剝奪德國國籍。最新的補充,就是未來加入極端主義團體也將被剝奪德國國籍。顯然,德國是不會讓這些危險人物回國的,即使回國也將可能面臨長達十年的監禁。敘利亞的難民營,會否成為他們的終身居所?英國曾經明確指出就算接受部分人回國,也會先接受調查,在確定無罪,且對國家安全不構成威脅後,再需要安排參加去極端化(deradicalisation)的課程。聽到這裡,有沒有發覺情況有點熟悉?歐美國家所謂公平的天秤,為何是歪的呢?去年底,美國傳媒就引述所謂聯合國的報告,指中國在新疆興建了勞教所,拘留了上百萬的新疆人,環境惡劣、出現人道危機,但是及後發現所謂報告,並無其事,只是其中一名來自美國的委員會成員的說法,根本無任何證據支持。的確,中國在新疆興建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而收容的也的確包括不少分離份子。從2011年敍利亞危機開始,就有數以千計的維吾爾人從中國、經過土耳其進入敘利亞和伊拉克,接受訓練成為伊斯蘭國武裝分子,部分並且曾經返回新疆發動襲擊。過去幾年,伊斯蘭國節節敗退,更多的維吾爾人回流中國,他們不少仍然帶著極端思想。暴力襲擊事件背後都有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作祟,打擊恐怖主義和去極端化既是世界性問題,也是世界性難題。為了破解這個難題,中國明智地採取了更正面的方法來應對,新疆依照有關法律法規,通過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方式,開展了源頭治理的計劃。武裝分子需要接受審訊和刑罰,之後就被安排進入這些培訓中心;再加上有部分思想行為偏激,但卻從未犯事,又欠缺一技之長的,在參加去極端化課程之餘,也接受職業技能培訓,學習技能是作為實現就業、重拾自信的重要途徑,有謀生能力和融入社會,才能從根本化解這個問題。或者可以從一些職業培訓中心的學員的經歷和變化,看看中國的處理方式,是否歐美國家把子民拒諸門外來得人道?阿布都賽麥提、原來是極端思想濃厚的維吾爾人,嚴重到不走公路,不坐車,不花錢,不花這個人民幣。因為他們的思想就是,國家是「非穆斯林」管的,也不是「穆斯林國家」,所以他們給我們的這些東西是不能用的。也有人連孩子生病時也不帶去醫院「因為醫院全部是漢族,他們是異教徒,給我開的藥不能吃,我不去醫院。」在極端思想不斷感染滲透下,甚至對當時暴力襲擊事件導致的悲劇,也完全失去了一個正常人應有的判斷。相信恐怖分子的行為是對的,因為被害的警察、幹部,都是為這個國家工作,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所以他們被殺是應該的,殺「非穆斯林」可以上天堂。通過得到重新學習的機會,重新認識國家,重新掌握技能,能夠進入社會謀生,發揮正面的才能,不是最好的結果嗎?歐美傳媒又何以讓無知蒙蔽了雙眼,繼續讓傲慢和偏見扼殺了理智。原圖︰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02/21/010110456.shtml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20190515

20190505

20190417

20190405

20190330

20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