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印尼總統大選踏上平坦發展道路

鄭赤琰 2019年05月03日 12:00

鄭赤琰:「儘管美歐仍有人在唱反調詆毀「一帶一路」為新殖民地主義、債務陷阱等等,但作為東盟最大的夥伴,佐科對「一帶一路」能在選舉政綱中正式肯定中印合作的價值,這是在選舉宣傳中,可說和美歐唱反調的首例,經得起大選考驗,給東盟起了一個很大的示範作用。」

印尼政局一路走來,打從1946年獨立戰爭開始,都隨着國際政局,歷盡劫波,第二次世界大戰被日本侵略的災難自不必說,戰後東南亞所有殖民地紛紛要求獨立,相對來說,菲律賓(美國殖民地)、緬甸、馬來西亞、汶萊與新加坡(英國殖民地),都算得上和平了事,唯獨法國的殖民地(越南、老撾、柬埔寨)與荷蘭的殖民地(印尼萬多個島)卻經歷連年戰火。

美國全球反共最大收穫

印尼雖比不上印支半島創下消耗火藥超過兩次世界大戰,前後與法國和美國交過手,但從1946年打到1956年足足10年,與美國的越戰10年不相上下,連獨立之父蘇卡諾也差點送命,此其一。

東西方冷戰期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除了展開軍事圍堵中蘇外,也都在全球各地顛覆共產黨,蘇卡諾在印尼把印尼共產黨合法化,被美國視為眼中釘,非要除之不可。經過10年軍事滲透,美國終於成功串聯印尼陸軍,就在1965年印尼共產黨低估陸軍勢力,發動政變,把七大軍頭處決,但被蘇哈圖反擊,趁機推翻蘇卡諾政權,同時展開全國掃蕩行動,一舉消滅印共上百萬黨員,黨領導無人能幸免,成為美國全球反共的最大收穫。

美國國會曾展開聽證調查,了解美國是否參與其事,五角大廈有人直認不諱。至於蘇哈圖也借着反共之名,軍統印尼長達32年,成為舉世著稱的軍人政權,他在1998年金融危機中被政治暴動逼下台,此其二。

由上兩點所述,如果說1946年開始冷戰,印尼首兩位總統,一前一後,都為冷戰兩個集團賣過力,國家的發展,無論是政治的民主建制,或是經濟的發展建設,都遲遲不到位,直到冷戰消聲,東南亞不再受到歐洲(打壓獨立建國)和美國(反共打壓)的外力干預,印尼總算開始走上後殖民地的建設。

如果從蘇哈圖倒台後歷次的總統大選來觀察,印尼總統選舉面對的兩大威脅,一是軍人勢力,一是極端宗教勢力。

在蘇哈圖之後,有過哈比比、瓦希德、梅加瓦蒂、蘇西洛,以及現任的佐科維多多5個總統選舉,能夠成功推行選舉制度,而又成功把總統政權和平過渡,又不會觸發選舉大暴動,可以說是難能可貴的了!

佐科早已防止軍人干政

就以這次的總統大選來說,選前遭受軍人與極端宗教/種族主義的兩大威脅,令選舉面對難以防範的突發危機。作為打連任選舉戰的佐科,他有5年執政的優勢,早就對其競選對手的退役將軍(三星上將)普拉博沃有所防範:一來怕他在軍方有支持者,二來怕他與蘇哈圖的關係千絲萬縷,既有過女婿的名份,又有過蘇哈圖軍方心腹的關係。

為了防範軍人再次干政,佐科任內早已作出諸多去軍事化的措施,蘇哈圖與蘇卡諾時代,兩位把行政與經濟交予軍人管理的情況很嚴重,因而安插軍人到不少行政與企業管理的位置。

蘇西洛任內(總統直選由他第二任開始),軍人問政的情況仍未能完全擺脫,到佐科上台的5年來,他通過簡化行政系統,裁減部門,加強資訊的行政管理,直接間接大大擺脫軍人問政的機會,讓軍人回到自己的國防工作。處此情況下,軍人與政府機關有所區隔,想要干政也不能隨心所欲了。

是次大選,普拉博沃雖然仍是一派軍人的霸氣,甚至不認同民調和快速計票結果,堅稱自己已贏取2%的選票,還公開在記者會上自稱已當選總統。這舉止令各方擔心他會不會效法委內瑞拉在鬧總統雙胞案,如果這時有軍人跳出來支持他,形勢必然大亂,可是當權的佐科早已心裏有數,一面宣告自己當選,一面也令軍方發出警告會嚴打不法分子。

更重要的是,防止軍人干政還不夠,還要防止反對派的群眾運動,過去最頭疼的是帶有嚴重種族主義的宗教極端組織,佐科一手栽培起來的雅加達市長「阿學」便一手栽在「烏拉馬」(Ulama)發動的群眾運動,指「阿學」公開的言詞污辱《可蘭經》,並把他告上法庭,定罪坐牢。這名被視為是佐科的接班人希望也告吹,汲取教訓後,佐科索性請了馬魯夫出任他的副總統候選人。

兩人在全國重大選舉大會上一同亮相,同聲同氣,馬魯夫正是倒「阿學」的始作俑者,有了這位「烏拉馬」主席馬魯夫拍住佐科參選正副總統,最危險的群眾運動也告化險為夷,連軍人也不敢輕舉妄動了。過去的經驗是,群眾暴動中軍人會趁機干預而奪權,這次在佐科巧妙安排下,真是一石兩鳥,同時擺平群眾運動與軍人干政。

撐一帶一路跟美歐唱反調

這次總統選舉同時還出現另一個民主選舉的大突破,過去的總統選舉,蘇哈圖自己的反華不必問選舉結果,早就知道他會依然反華不變;瓦希德任內不再反華,但任期短,做不了什麼;梅加瓦蒂是蘇卡諾女兒,但她的政治魄力遠比不乃父,因此未能繼承父親的親華外交;蘇西洛任內解除「去華化」政策,例如恢復華人用華文華語華校,開放華人政黨參政等。

蘇西洛對中國的外交也告解凍,但比起佐科卻是望塵莫及。佐科被反對派造謠,說他有華人血統,但都無礙他把對華外交展開很開放的政策,他在東南亞是第一位和中國「一帶一路」簽下建設萬隆—雅加達的高鐵工程,也受到國內的反華組織攻擊。

在大選期間,他的對手普拉博沃甚至公開反對他的雅萬高鐵,聲言他若當選,會取消或重新考慮這個工程;在他帶有煽動的言論下,確也曾有過反華的政治氣氛,好在佐科在其5年任內,中印的高鐵基礎建設不是唯一的工程,與日本合作便有海港碼頭項目,除高鐵和港口外,更有機場、高速公路、水庫等等,在這方面的建設也投下3000億美元之多,成績有目共睹,也使他贏得了「基建總統」的美名。

可見毫無根據的罵名,也無礙他順利當選連任,而且選票支持率也由第一屆的6%多上升到這次超過9%,難得的是他能在對手大力打反華牌的競選中,毫無退縮,甚至還承諾當選後會加大與華合作,在印尼興建「一帶一路」的基建工程。

過去從蘇卡諾開始到蘇哈圖當政,印尼都因親華反華問題而告擾攘不安,1965年政變更出現震動全球的反華流血事件,1998年反蘇哈圖暴動也發生過排華流血事件,但兩蘇的排華動亂是殖民地留下的政治遺害,二十一世紀早已告別殖民地80年,「一帶一路」基調在基礎建設合作,不是殖民地時代的資源掠奪。

儘管美歐仍有人在唱反調詆毀「一帶一路」為新殖民地主義、債務陷阱等等,但作為東盟最大的夥伴,佐科對「一帶一路」能在選舉政綱中正式肯定中印合作的價值,這是在選舉宣傳中,可說和美歐唱反調的首例,經得起大選考驗,給東盟起了一個很大的示範作用。

 

原圖:https://media.bastillepost.com/wp-content/uploads/hongkong/2019/04/20190418_CH_%E5%8D%B0%E5%B0%BC%E5%A4%A7%E9%81%B8_fb.jpg

原文:信報 2019-05-01評論 (作者授權轉載)

https://www1.hkej.com/dailynews/article/id/2126474/
 

作者鄭赤琰為中文大學前政治系主任、華人學術網絡成員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4天前

2019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