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九巴民粹鬧劇 令人反感(一)

施梓山 2018年02月27日 21:00

施梓山:「葉蔚琳上電台對着鏡頭一時七情上面、青筋暴現,一時淚流滿面、失控咆吼,其情緒起伏之大,叫人擔憂她是否仍適合駕駛巴士?如果EQ這麼差,激動起來連自己的情緒也難以自控,將一百多個乘客的人身安全交托給她,豈非是拿人命開玩笑?九巴是否應該找專業醫護先評估清楚葉蔚琳的心理精神狀況,然後才讓她復工呢?乘搭234X巴士線的乘客要倍加「留意」了。」

前些日子原本心裏暗喜,以為香港在佔中和旺暴後終於可以平平靜靜歡度一個農曆新年,想不到大年初八還未過,上週五又突然殺出一齣九巴民粹鬧劇,掃興之餘,也令人極度反感。相信這不止是我自己一個人有這感覺,而是很多香港人也有同感。

為什麼說這次九巴事件是民粹?道理很簡單。員工爭取更佳薪酬待遇和工作條件是人之常情,只要合情合理合法,勞資雙方拉鋸談判,全世界常有發生,香港也不例外。

但這次有個別九巴司機以發生19死數十人傷的大埔公路巴士車禍為由,要求九巴立刻承諾增加車長基本底薪,美其名叫做「要照顧車長情緒,才能安全駕駛」,而且一提出就要管理層在十幾廿個小時內答覆,否則威脅要罷駛和堵塞巴士站。這種「限時限候」,在一個極短時間內要對方完全答應自己要求,否則威脅「採取行動」的做法,同佔中如出一轍,不是民粹又是什麼?

上星期五下午提出,上星期六晚上八點立刻罷駛,雖然最終只有五六個車長響應,但如果沒有交通警員事先「到場了解」,相信上週六晚尖東巴士站早已給一些不負責任的人成功「佔領」堵塞了。

以民粹騎劫乘客以達加薪的做法既不光彩,更無道德。巴士司機要求改善待遇和增加休息時間以利行車安全,訴求合理,但前提是不應該以香港市民的利益為籌碼。只要要求合理,爭取權益時理性務實,相信會贏得市民同情和理解。

但這次事件的主角,「九巴月薪車長大聯盟」的葉蔚琳一站出來,劈頭一句就是「車長情緒穩定才能有行車安全」,言下之意是否不加薪,車長就會「不安全駕駛」?這算不算是「要脅」或「勒索」?任何情況下,市民乘客的安全都是所有駕駛者的首要責任,作為巴士司機更不例外!

如果有人說「巴士車長加人工,情緒才會穩定」,這是對絕大部份敬業樂業的專業九巴司機的侮辱。這是否解釋了為何響應「大聯盟」罷駛號召的九巴司機由始至終只有小貓三幾隻?為何會有九A車長揶揄有人想藉這次事件「發死人財」?

講到情緒問題,葉蔚琳上電台對着鏡頭一時七情上面、青筋暴現,一時淚流滿面、失控咆吼,其情緒起伏之大,叫人擔憂她是否仍適合駕駛巴士?如果EQ這麼差,激動起來連自己的情緒也難以自控,將一百多個乘客的人身安全交托給她,豈非是拿人命開玩笑?九巴是否應該找專業醫護先評估清楚葉蔚琳的心理精神狀況,然後才讓她復工呢?乘搭234X巴士線的乘客要倍加「留意」了。

至於何謂「鬧劇」,下回分解。

原圖: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2/25/HK1802250001.htm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649611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20190517

20190507

20190427

20190426

20190401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