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愛恩斯坦歧視香港人?

林放之 2018年06月22日 11:00

林放之:「反中傳媒只注意愛恩斯坦說「中國人」。他們卻沒有注意到,愛恩斯坦的負面評論,主要是在遊覽香港時說的。所謂負面歧視評論,說的其實是殖民地時代的香港人。」

最近英國有報章報道愛恩斯坦評論中國人的言論含有歧視成份。香港反中傳媒如獲至寶,紛紛轉載,順便抹黑中國人水平低下。

不過,香港傳媒往往轉載文章,斷章取義,並沒有仔細閱讀原文。

原來,愛恩斯坦的原文,來自他1922至1923年在中國的遊記。原文由德文翻譯成英文,收集成書《The Travel Diaries of Albert Einstein》。

說是遊記,當然記錄沿途的所見所聞。愛恩斯坦對中國人的評論,自然是他到某處地方後所寫的感言。所以,當閱讀愛恩斯坦的遊記感言時,需要參照他當時在哪裏。

愛恩斯坦發表「歧視中國人」言論的時候地點,是他剛剛到達香港時所見到的所見所聞。1920年代,香港是英國殖民地,但對愛恩斯坦而言,香港還是中國領土。在他眼中,只有中國人,他不會分辨中國人或是香港人。所以,他對香港人的評論,只會寫「中國人」。

以下是愛恩斯坦在1920年代殖民地時代香港時所發表的相關「歧視」評論。不少評論,對近百年後的現代香港,感覺好像還適用。

論香港打工仔1:

「乘車參觀香港島,看到大海、峽灣和多樣的景色。路途中還經過一個漁船交織的小漁村……還有受苦的人們,男人、女人,為了一天5分錢砸石頭、背石頭……中國人的繁衍甚多就這樣受到經濟機器的無情壓榨……我覺得,在他們的麻木中幾乎察覺不到這一點,卻是令人難過的景象。」

論香港打工仔2:

愛恩斯坦遊覽太平山,「沿途都是中國男人、女人和孩子,呻吟着把磚背上山……地球上最可憐的人民,受到殘酷的虐待和壓榨,待遇還不如牲畜……這就是他們的隱忍和安於現狀所獲得的報答。」

論九龍:

愛恩斯坦參觀香港與大陸相連的中國人街道(即今日九龍):「勤勞的、髒兮兮的、麻木的人民……房子密密麻麻,千篇一律……在港口後面是食肆,中國人吃飯的時候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蹲着,就好像歐洲人在樹林裡解決內急一樣。一切都很安靜,很有禮貌。連孩子們也沒什麼熱情,看上去有些麻木。如果這些中國人把其他民族擠走了,實在可惜。對我們來說,這樣想想都覺得無法言說地無聊。」

論香港學生:

「昨天晚上還有三名葡萄牙人中學老師來拜訪我,他們宣稱,中國人無法被教授邏輯思維,特別是對數學沒有任何天賦。」

論港女:

「我發現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差異很小。我不明白中國女性對男性有一種怎樣的致命魅力,使後者即便面臨養育子女的難題,也難以抗拒。」

至於愛恩斯坦在中國旅遊時,是如何評論中國人?

愛恩斯坦對上海的印象:

「在極為艱苦的生存鬥爭下,這些備受忽略的人們看上去温和、大多數麻木。沒有爭吵。甚至做苦力的人也從未流露出痛楚的表情。總是忍耐,時常更像是機器而不是人。」

「中國人髒兮兮的,飽受痛苦,麻木,和善,結實,温和以及健康。大家對中國人眾口一詞地稱讚,但都認為在做生意的工作方面,其思考力不足。」

愛恩斯坦在中國鄉村:

「在鄉村,相互盯着看比城裏更好笑。孩子們既好奇又害怕。在塵土與氣味之中,幾乎都是歡樂的表情。我將會時常樂於回憶這一幕。」

反中傳媒只注意愛恩斯坦說「中國人」。他們卻沒有注意到,愛恩斯坦的負面評論,主要是在遊覽香港時說的。所謂負面歧視評論,說的其實是殖民地時代的香港人。

不知看倌有何感想?

原圖︰http://hk.history.museum/en_US/web/mh/collections/collections/historical-photographs.html

https://pixabay.com/zh/%E7%88%B1%E5%9B%A0%E6%96%AF%E5%9D%A6-%E9%99%88%E4%BC%9F%E4%B8%9A-%E8%AF%BE%E5%A0%82-%E9%BB%91%E6%9D%BF-%E6%95%99%E6%8E%88-%E5%A4%A9%E6%89%8D-%E7%89%A9%E7%90%86-%E7%A7%91%E5%AD%A6%E5%AE%B6-%E8%80%81%E5%B8%88-645461/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5天前

20190505

20190503

20190424

19小時前

20190408

20190329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