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紫荊黨給建制派的批評公道嗎?

張達明 2021年03月24日 19:30

張達明:「黃先生號稱來自基層及「非常了解香港各基層」,但是,他好像不太清楚政黨的政治參與是靠群眾認同及群眾對政黨的觀感。姑且勿論黃先生對中央的想法有多深入認識,但他一定要知道建制派政黨的功能是擴大民眾支持,讓民眾認同政黨的理念及相信此理念最終能夠給政府採納及實踐。在政壇和商場上,用上數算對手的弱點來鞏固自己的地位是十分愚蠢的行為,犯了從政大忌。」





👇 記得Follow 我哋 👇

IG: instagram.com/silentmajority.hk/

FB: fb.com/silentmajorityhk

Weibo: weibo.com/u/6655322587

Youtube : youtube.com/silentmajorityhk

最近紫荊黨創辦人之一的黃秋智先生接受明報訪問時稱:「很多所謂忠誠的建制派,沒有起得很好的作用,令中央無法聽取香港真正的聲音」,包括為何這麼多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等,結果爆發反修例運動,而建制派亦於2019年區選大敗。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中央決心打造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爭論中,很明顯,田飛龍先生認為,中央作為制度的創造者須要為來屆主法會的建制派重新定位,讓建制派在泛民主派退場後不做舉手機器及不能再表現唯唯諾諾。這是中央在「改善」選舉制度時對未來的建制派角色的期盼和寄望,筆者看不到責難建制派過往的表現有何益處。

黃先生認為建制派要負上沒有向中央反映民意的部分責任,這是對香港政治運作的不了解。簡單來說,多年來建制派代表抗衡泛民主派的力量,平衡為反而反的力量,其存在最終目的是保住議會席位。相反地向光譜的另一端看,泛民主派「製造的民情」一直盡入特區政府、駐港中央機構的眼簾裏。黃先生應該認真去了解一下回歸後香港的政治生態環境,建制派政黨的生存空間及近十年搞亂香港的幕後勢力。

再者,現在很多港人,不分黃藍,都異口同聲說,十分懷念2019年6月12日前的香港。箇中的意義是,「反逃運動」是一場不可逆轉的政治事件,這場運動代表著由2014年佔中時直到爆發一刻,一些潛在未解決及仍在發酵的問題正在困擾大多數的香港人。當中有關外國勢力對香港的干預,建制派和林鄭特首也曾清楚點出。現在要追究責任就先要解決深層次制度問題,不過,要找代罪羔羊,怎樣算,也算不上建制派的頭上。

黃先生號稱來自基層及「非常了解香港各基層」,但是,他好像不太清楚政黨的政治參與是靠群眾認同及群眾對政黨的觀感。姑且勿論黃先生對中央的想法有多深入認識,但他一定要知道建制派政黨的功能是擴大民眾支持,讓民眾認同政黨的理念及相信此理念最終能夠給政府採納及實踐。在政壇和商場上,用上數算對手的弱點來鞏固自己的地位是十分愚蠢的行為,犯了從政大忌。


原圖:https://n.kinliu.hk/kinliunviews/%E7%B4%AB%E8%8D%8A%E9%BB%A8%E7%9A%84%E6%94%BF%E6%B2%BB%E4%B8%BB%E5%BC%B5%E7%9C%9F%E6%9C%89%E8%B6%A3%E3%80%80%E6%96%87-%E9%99%B3%E5%87%B1%E6%96%87/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