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放棄燒壞腦的一代

施梓山 2020年07月06日 18:30

施梓山:「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勉強無幸福」。鍾意英美「民主自由人權」大過天的燒壞腦一代,應該滾出香港去英美做二等公民或政治難民,不應該賴死唔走留在香港,香港容不下暴徒,更容不下港獨!」

「直接放棄燒壞腦的一代,乾手淨腳,減少損失,東方之珠才能續放光芒!黃台仰走了,羅冠聰也着草了,幾時輪到黃之鋒?」

👇 記得Follow 我哋 👇
IG: instagram.com/silentmajority.hk/
FB: fb.com/silentmajorityhk
Weibo: weibo.com/u/6655322587
Youtube : youtube.com/silentmajorityhk

香港的黑暴運動自去年六月至今,已對香港造成重大破壞是毋庸置疑的事。暴力、港獨、蔑視法治、無政府主義等等,罄竹難書,反正在香港想正常生活的人,人人都深受其苦。

雖然是一個冷酷的現實,但大家都必須要面對和承認的事,這次黑暴運動的主力是年青人。在任何地方,年青人都是社會未來的棟樑,承載著無限的希望。但非常羞家令人不堪,香港的教育和傳媒的偏頗渲染,加上政客誤導和司法的放縱,一大批的香港年青人好似撞了邪的政治上腦,口講民主但思想狹隘獨裁,玩街頭暴力玩上癮,再也回不了頭。

科大經濟學系前系主任雷鼎鳴教授,日前在一個討論會上以「燒壞腦」來形容這些黑暴新一代,確是十分貼切。冇道理可言,想點就點,放火燒活人,用磚掟死人,都仲話自己「啱」的人,唔係燒壞腦又係乜?

勇武其實就係冇腦,係燒壞腦嘅其中一個重要表徵。佢哋嘅政治信仰就像當年深信自己係刀槍不入嘅義和團,結果害自己之餘又禍國殃民。

對於香港燒壞腦的年青人,雷教授提出應該讓他們移民離開香港,令本港的人力市場可以乘機換血。他提出如果有30多萬燒壞腦的人移民他國,樓價有望回落,機會也可以更多地留給願意留在香港又思想正路的年青人。

對於一些人來說,公開說放棄燒壞腦的一代,是一個非常的「政治不正確」。從前如果有這種提法,恐怕未說出口就早已萬箭穿心,被人抨擊個沒完沒了。可是去年至今的黑暴惡績斑斑,如今只剩下少數既得利益的政客和唯恐香港不亂的人,仍然願意同黑暴企埋一邊攬炒話「一個不能少」。

香港燒壞腦的重災區,來來去去不外就是社工界、 醫護界,還有就是黑記黃師的傳媒和教育界,當然仲有嘅就係講鬼話多過講人話的法庭。就好似暴動現場,掛住反光螢光衣的所謂「醫護」和「記者」,究竟有幾多個係真?

如果今時今日還有人說什麼黑暴「一個不能少」,其實佢哋應該同黑暴一樣滾出香港,不要將香港變成一個暴力的地方。

根據過去幾個月的觀察,香港的暴動其實是一條龍角色提供。一陣係示威人士,一陣又係「記者」,唔係記者又係「義務急救員」。總之「角色」繁多,挖空心思都是為了逃避刑責。

本來都是聰明的,黑暴不少都是讀得書的大學生,但可惜用錯精力和人生方向,所以中大和理大都變成了兵工廠,汽油彈是以萬計。

有書唔讀走去做汽油彈,追求港獨等於追求太陽由西邊升起,這種燒壞腦的大學生能對香港有什麼貢獻?其實只有三個字:嘥米飯!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數字最能說明一切。內地即將開考的高考今年的考生人數高達1071萬,大學生畢業人數有874萬。而香港文憑試考生人數一年有多少?才不過4萬多人!1071萬 V.S. 4萬,是個怎麼樣的對比概念?

看見內地高考生和大學生那種朝氣勃勃,全力以赴的精神狀態,令人有非常陽光的感覺。但燒壞腦的香港考生呢?每個星期去挖磚掟磚,去舉美國旗,去做汽油彈。但磚頭和汽油彈可以為香港帶來什麼進步?起多啲公屋?吸引多啲外地遊客?

物極必反,是世間定律。凡事做過了頭,結果肯定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黑暴的暴力玩過了頭,不懂得見好就收,結果成功爭取了港區國安法由中央直接立法,搞得自己鬼哭神嚎,帶頭盔的帶頭盔,走佬的走佬,散水的散水。

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勉強無幸福」。鍾意英美「民主自由人權」大過天的燒壞腦一代,應該滾出香港去英美做二等公民或政治難民,不應該賴死唔走留在香港,香港容不下暴徒,更容不下港獨!

直接放棄燒壞腦的一代,乾手淨腳,減少損失,東方之珠才能續放光芒!黃台仰走了,羅冠聰也着草了,幾時輪到黃之鋒?

原圖:https://www.sohu.com/a/348331392_115376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