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記者又如何?

古月 2019年09月12日 13:30

古月:「「不看新聞會和社會脫節,看了新聞會和事實脫節」。這是網民對香港傳媒現狀慨嘆,也是對香港記者的諷刺!因此,記者們,請不要再做任何偏激無禮的行為、不要再作任何失實偏頗的報道了,請你尊重自己的職業,也尊重自己吧!」

👇 記得Follow 我哋 👇 
IG: instagram.com/silentmajority.hk/
FB: fb.com/silentmajorityhk
Weibo: https://weibo.com/u/6655322587

在日前警方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部分記者響應香港記者協會號召,身穿反光背心及戴上頭盔出席,以此表達對在採訪時被警方使用武力波及的不滿。記協代表更「騎劫」記者會,讀出聲明譴責警方濫用武力。

暫且勿論警察是否濫用武力,這些記者「全副武裝」出席記者會,給人的觀感就是:冇禮貌。「入屋叫人,入廟拜神」,這是基本禮儀。但這些被政治立場凌駕工作的記者,似乎全然不知禮儀為何物。只要他們稍有不滿,就到警察和政府的記者會上肆意發洩。咄咄逼人、充滿敵意的提問,不像採訪,更像公審。一個不高興,隨時呼喝受訪者「講人話」、問候對方「幾時死」。所作所為,既不禮貌,更不專業。

退一步而言,即使記者在採訪期間被警方武力波及,這又如何?記者從來不是一份舒適的職業,若要採訪戰爭暴亂,更隨時會身陷險境。如今,香港就如戰場,記者在兵荒馬亂下採訪,不慎被暴徒的暴力或警察的武力所波及,這又有什麼值得稀奇?這不就是一種職業風險嗎?記者們既然選擇了這份職業,又有什麼可怨可怒呢?

更何況,大家有目共睹,香港記者在採訪時總是不顧後果地擋在警察前面。雖然說,記者走到最前線是一種拼搏的表現,但他們造成的客觀後果卻是掩護了暴徒,阻礙了警方。而每當警察要他們稍移玉步時,他們就理直氣壯地回應:「我是記者!」真想問一問:記者又如何?難道記者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阻差辦公?記者就地位超然?

更令人遺憾的是,記者的報道亦有欠客觀持平。西方傳媒信奉:「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而香港記者卻信奉:警察止暴制亂不是新聞,警察濫武濫捕才是新聞。他們在報道新聞時,只會聚焦於警察發放了多少催淚彈,拘捕了多少示威者,卻從不探究警方為何使用武力,對黑衣暴徒的暴行更是視而不見。難道這是記者應有的客觀持平嗎?都說真實是新聞的生命,請各位記者撫心自問,你們尊重事實、尊重新聞的生命了嗎?

「不看新聞會和社會脫節,看了新聞會和事實脫節」。這是網民對香港傳媒現狀慨嘆,也是對香港記者的諷刺!因此,記者們,請不要再做任何偏激無禮的行為、不要再作任何失實偏頗的報道了,請你尊重自己的職業,也尊重自己吧!

原圖: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910/347141.html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CC Chan
rubbish so call reporter...shame on them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