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金正恩反轉特朗普的戰略部署

鄭赤琰 2019年05月11日 21:00

鄭赤琰:「本來中俄對金正恩持觀望態度,給特朗普這一搞,竟然促成中俄朝三方合作的機會很高,若美國無法逆轉這種趨勢,特朗普的戰略重整便無法實現,『勢力平衡』的下一步發展,反而對中俄有利,這是特朗普始料不及的,也是他低估金正恩外交能力所使然!」

「勢力平衡」在國際關係是一個重要的理論,也是外交關係的重要戰略部署,若是部署得法,勢力便不會往一邊傾斜,處在平衡狀態時,兩邊的敵對勢力彼此都不敢輕舉妄動,國際和平得以維持;反之,勢力佔有優勢的一邊,便會趁機發動攻擊,以求消滅對手。這種案例總是經常出現。

英國曾用「勢力平衡」

最經典案例曾見於英國與西歐大陸便是玩這一套,英國為了怕西歐大陸威脅,看到法國與德國不咬弦,便把「勢力平衡」的戰略用在德法身上;眼見德國勢力崛起,法國不再是其對手時,英國便會利用外交手段,糾同周邊其他國家站到法國一邊,共同應對德國。

若是德國敢打破圍堵,英國便會鋤強扶弱,站到法國等弱的一邊,為了要儆醒德國不要輕舉妄動,英國會用盡外交手段,保持德法對抗而不對決。這一來,英國便可以當上Checker,令德法關係僵持而不破局,當德法全神貫注對方時,英國便可闖蕩天下,減少法德的競爭,長達百幾兩百年,英國便用這戰略打擊企圖打破平衡的國家;法國拿破崙、德國希特拉便被英國這個戰略擊敗的。

英國勢力消沉下去後,美國勢力起而代之,也是用這套戰略在全球部署其大大小小的「勢力平衡」戰略卡住其對手。在歐洲,為了要箝制蘇聯,便糾同西歐大小國家組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以制衡蘇聯糾同東歐8國的東方聯盟。在東亞,眼見中國共產黨打敗國民黨,深怕中國夥同蘇聯,也馬上全力扶持戰敗的日本,其戰略考量正是利用南韓與日本去制衡中蘇與北韓。

在西方有「北約」,在東方有日韓,如此東西兩面戰線,令蘇聯感受到被兩面夾攻,再也不敢輕舉亂動,美蘇維持50年冷戰而避開第三次世界大戰,是美國刻意部署這個「勢力平衡」戰略的結果,同時也排除中蘇走上世界舞台,讓美國排除競爭而獨霸天下。

英國和美國先後部署這個「勢力平衡」的戰略,也因此成為全球獨霸的國家。了解到「勢力平衡」的戰略功能後,再用這戰略去解讀金正恩訪俄與普京會談,可以說此次兩人的會談戰略意義很大,也有深遠的影響。

首先要指出的一點是,特朗普如果成功突破他與金正恩會談所要達到的戰略目標,即把一個敵對的平壤政權化解為第二個「南韓」,不管是什麼關係模式,南北韓和平統一也好,不統一但停止對抗也好,像南韓那樣由美國大力扶持平壤的經濟改革,使其依賴美國市場,像南韓那樣對美國千依百順。

如果這種模式行不通,也不打緊,只要緩和了敵視關係,有機會近身接觸,要改變平壤的手段,以美國一貫的手段多的是,最常見的是對平壤政府或軍隊進行滲透,伺機策反。政變也好,「民主化」運動也好,「顏色革命」也好,過去長期以來, 無法改變平壤就是因為無法近身滲透。

特朗普執政後,百股揶揄過去的白宮總統很笨,對外手法笨拙;對他來說,無法接近平壤就是笨蛋一個,因此他上台後,把戰爭威脅改為和平談判,以他估計,經過三五輪高峰會談後,與金正恩的友情會迅速建立,金對他與美國的防備也會解體,到時平壤對美國的關係也就會依計行事。依特朗普之計,就是對東亞的戰略部署由過去的「勢力平衡」進行一次大手術。

美欲把北韓「南韓化」

對特朗普來說,過去在東亞那套「勢力平衡」,對美國來說有諸多不利;利與不利取決於美國要付出多大的資源去維持平衡。付出少少的資源,創造出來的平衡又不致動用太多的美軍,只要動用日本與南韓的軍隊,便足以制衡敵對勢力,這才是有利於美國的「勢力平衡」的戰略。

可是特朗普感到不滿的是,美國自戰後以來要付出很大的政治改革、經濟再造,軍事連自衞也綁手綁腳,半個多世紀以來迫使美國要投下大量軍事力量去扶持日本,如此一來,所謂以日本和南韓兩個勢力去平衡中國與蘇聯,實則把美國的勢力也押上這個「天平」,才勉強維持制衡對手的作用,這對特朗普來說,是極不理想的事;因為最理想的情況是不必動用美軍,單是日本與南韓就足以平衡對手,這才對美最有利。

更令特朗普不滿的是,南韓與日本近年的關係不斷出現麻煩,島嶼主權紛爭、慰安婦紛爭、拜靖國神社挑起仇日情緒等等,再加上平壤不斷發射飛彈越過日本上空或近空,平壤甚至威脅說一旦開戰,必先用飛彈攻擊日本……凡此種種,在東亞出現的美國陣營已然分裂,不及時作出修補或改變,「勢力平衡」也者是自欺欺人,這是特朗普急着要跟金正恩打交道的最大考量。

在他的打算裏,一旦促成南北韓統一以讓美國對北韓「南韓化」,成功的機會很高,到時在朝鮮半島出現兩個「南韓」,平壤對外關係也會由反美變成親美,由親中俄變成反中俄;而日本再也不必擔心平壤的飛彈,一旦東亞局勢如此發展下去,平壤變成中俄反制美國的角色也會易位,反制中俄的機會更大,這才是特朗普要打的算盤。

可是自執政以來可見的最大弱點是,特朗普的執政班子亂得一團糟,最大的頭疼是國務院無法用到得力助手,就從國務卿蓬佩奧被金正恩點名不想再見到他,便可見到這位國務卿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再看蓬的前任國務卿在不被通知的情況下被炒魷魚,首任未完已出現最重要的國務院無法用到得力助手,可見特朗普是眼高手低。

2.0峰會觸礁代價大

也從「特金會2.0」在河內大熱倒灶來看,會前特朗普信心滿滿,以為在河內的會談會繼續看好,不料會議上雙方突然不歡而散。

據金的說法是,美方突然要求金把全部核彈交給美方,美方人員還同時出示衞星照片指平壤仍在搞飛彈動作。

以特朗普會前與會後的表現判斷,他是被國務卿與華盛頓的保守顧問算了計,他們代表特氏出面與金的代表談判,雙方在會議上直接交鋒,大有機會在言語間刺激對方,特氏被臨時架空的機會,很大。

這個「2.0峰會」觸礁的代價很大,第一個代價便是金要求不再見蓬佩奧,除非特氏把蓬炒掉,否則「3.0特金會」無可能舉行;但接近總統大選,特朗普現在炒國務卿會令國人對他失去信心,會讓他輸掉大選,當不上第二任,什麼也免談了!

第二個代價是令金下定決心,由會見特朗普改為會見普京,金普的會面無異給特朗普的外交判了死刑,因為美國自特上任以來,民主黨與媒體頻頻炒作「特普私通」的「通俄門」,可見國內仇視俄國與普京的情緒很高,此刻金正恩跑去會普京,不但粉碎特氏的「諾貝爾和平獎」的美夢,更大的打擊是金正恩還再試射飛彈,這無異是借此報復特朗普;好不容易把金正恩請去新加坡會談,竟然好容易就在「2.0」會上鬧翻。

一旦金普達成某些協議,對東亞「勢力平衡」的影響,正好與特朗普的盤算背道而馳,原本平壤與中俄的關係出現淡化的趨勢,已有不短時間了,由金正恩的父親開始,以及金正恩上任後試射核武表現得獨斷獨行,與中國期望「和平發展」的外交原則不符。

不料給特朗普搞成「特金會」後,反而同時促成北京與平壤兩次出現「習金會」,還促成北京派機護送金飛往新加坡的外交善意。

本來中俄對金正恩持觀望態度,給特朗普這一搞,竟然促成中俄朝三方合作的機會很高,若美國無法逆轉這種趨勢,特朗普的戰略重整便無法實現,「勢力平衡」的下一步發展,反而對中俄有利,這是特朗普始料不及的,也是他低估金正恩外交能力所使然!

 

 

原圖: 
http://www.orangenews.hk/pic/0/10/19/45/10194538_749120.jpg
 

原文:信報2019-05-07評論 (作者授權轉載)

https://www1.hkej.com/dailynews/article/id/2130592/

 

作者鄭赤琰為中文大學前政治系主任、華人學術網絡成員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Klaus Lee
无非就是逼人太甚弄巧反拙。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