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中央想要抓捕的只有三類人

張達明 2019年04月29日 21:00

張達明:「明眼人一看,逃犯條例是為了堵塞香港成為「逃犯天堂」的漏洞。任何不合常理或帶有政治目的逃犯移交都是破壞大灣區發展的國策。只要出現一單寃案或疑似案例,香港的國際地位就此消失。中央和特區政府哪會將石頭砸自己的腳,反對派所提出的憂慮只是杯弓蛇影,完全不經大腦思考。」

「香港人如果沒有在國內或外國犯罪和沒有參加邪教,為什麼要參加「反逃犯條例」遊行?出來遊行只是承認自己已經成為「罪犯」。另外,國家沒有閒錢去「屈」香港人。我們可以用逆向思維思考一下,一國兩制要成功一定要令香港人免受恐懼中。難道國家會主動制造這些恐懼去破壞一國兩制嗎?」

反對派發瘋似的想以當年反廿三條的招數去哄騙香港人去上街,用的手法不外乎詆毁國內司法制度,引用國內所謂寃案(反對派實為逾越河水井水互不侵犯的原則),最重要的是,招募英美國家政客去敲鑼打鼓。

香港人要擦亮眼睛不要被泛民欺騙,因為中央要捉的大體上只有以下三類人:

回歸後,據報有三百個內地貪官或嚴重犯罪份子挪用國家資產,夾帶私逃舉家跑到香港避難,過著窮奢極侈的生活。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央無可奈何也只看著這些罪犯在香港將黑金變白,為自己洗底。這些壞人起初利用豐厚財產以投資移民身分移居香港或海外,有些特大規模的案件主人公就用爆料去揭露「所謂國家機密」去要挾國家領導層,希望換取不再追究刑責的條件。

第二類便是邪教魔頭,這些邪教只懂教人生病不用看醫生,靠練功,聲稱練功能除百病。香港人只要去旺角尖沙咀等遊客區便看到這些邪教的蹤影。很其怪,他們一般不事生產,但有用不盡的資金,據報他們的資金主要來自西方國家。近年,他們銳意進軍新媒體及紙媒。泛民政客近日更為他們作宣傳。

第三類當然可歸類為已被定罪的罪犯。林榮基先生以螞蟻搬家形式偷運抵毀領導層的書刊由香港偷運到深圳,然後將此內地禁書寄給一些人士中層幹部。試問,如果林先生不是心虛,怎會離開香港。林先生實在只是一個「水貨客」,而他帶的貨物是國家一早訂定是違禁品。另外,已經確定犯法的富豪也離開了香港。犯罪分子最害怕不是死,而是被捉。這個道理永遠不會改變的。

明眼人一看,逃犯條例是為了堵塞香港成為「逃犯天堂」的漏洞。任何不合常理或帶有政治目的逃犯移交都是破壞大灣區發展的國策。只要出現一單寃案或疑似案例,香港的國際地位就此消失。中央和特區政府哪會將石頭砸自己的腳,反對派所提出的憂慮只是杯弓蛇影,完全不經大腦思考。

香港人如果沒有在國內或外國犯罪和沒有參加邪教,為什麼要參加「反逃犯條例」遊行?出來遊行只是承認自己已經成為「罪犯」。另外,國家沒有閒錢去「屈」香港人。我們可以用逆向思維思考一下,一國兩制要成功一定要令香港人免受恐懼中。難道國家會主動制造這些恐懼去破壞一國兩制嗎?

原圖︰www.freepik.com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2019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