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犯罪判刑已成定論 狡辯只是自曝其非

鄭赤琰 2019年05月02日 12:00

鄭赤琰︰「筆者聽過九名被告判刑當天的公開言論,認為有以下各點必須在此加以反駁:第一,他們一再宣稱自己因為爭取「普選」而入獄;第二,「佔中」有很強大的「民意基礎」,他們也以此引以為傲,他們代表民主的力量,無畏無悔無可能被壓倒;第三,他們因「佔中」坐牢,是「烈士」的表現,是「正義」的代表。
是耶?非耶?這裏有必要揭穿他們的偽善面孔!」

非法「佔中」案九位被告已在上周三判刑,法官裁決時已表明「公民抗命」並非抗辯理由,指出:「『公民抗命』並非法律上的辯護。法院沒有任何職能,裁定『公民抗命』背後的政治理據之優點,法院應關注罪行成分和爭議問題。」並強調:「任何自由社會,個人的言論自由必受規限,自由社會的人『享有無限大言論自由』這說法必然錯誤。」九位被告中,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都被判十六個月監禁,但朱獲得緩刑兩年,戴與陳則即時入獄。

九被告圖凌駕法律之上

本來擾攘了將近五年的「公民抗命」到底是「違法達義」抑或是「違法犯罪」,經過今次法庭裁決後,理應不必再有爭議,先前大家的不同看法,頂多也只是個人意見,到了法庭的判決下來後,那就是是非的最後定論,否則怎可把一個人關進牢籠裏?

可是這批犯法者卻始終把自己凌駕法律之上,大有自己說了算,也儼然是:「I am the law!」把自己說話當成法律。這種荒謬持態只會是封建王朝的暴君才有的,想不到一批自命群眾運動組織者,竟然也假藉「民主」之名,大行其獨裁專制之實。

筆者聽過九名被告判刑當天的公開言論,認為有以下各點必須在此加以反駁:第一,他們一再宣稱自己因為爭取「普選」而入獄;第二,「佔中」有很強大的「民意基礎」,他們也以此引以為傲,他們代表民主的力量,無畏無悔無可能被壓倒;第三,他們因「佔中」坐牢,是「烈士」的表現,是「正義」的代表。

是耶?非耶?這裏有必要揭穿他們的偽善面孔!

先說第一點,他們發動「佔中」的口號不斷叫囂說要「真普選」。可是全世界哪個國家或地區的哪種普選才是「真普選」呢?他們從頭到尾卻舉不出一個實例。只死咬着說唯有用他們提出的「公民提名」才能接受,言下之意是只有他們提出的辦法才是「真普選」,連根據《基本法》第45條的提名辦法也不是「真普選」。證諸全世界所有的選舉提名辦法可謂包羅萬有,連聯合國也不敢說它們不是「真普選」,可見被告的口氣比聯合國還要大!在不得要領之餘,他們便用要求「真普選」發動非法「佔中」,企圖利用群眾運動向中央和特區政府施壓,拉倒政府提出的選舉方案。

所以,歷史的真實面貌是:他們發動「佔中」的要求是「真普選」,不是他們現在說的「要求普選」,不明底細的外國人會以為香港連「普選」也不放行。事實是什麼叫「真普選」?如果大家平心靜氣地斟出一個共識方案,是有可能和平落幕的,但他們不會這麼做,一開始便發動群眾運動,糾集群眾斷然佔領金鐘、銅鑼灣、旺角的繁忙街道長達79天,晚晚與警暴力對峙,現在犯了法還自美為「普選」犧牲,實則他們不是為「普選」,而是為無中生有的「真普選」去搗亂而已!

說到第二點,他們也自我膨脹,明明不代表多數民意,卻硬說成自己的行動有民意基礎。如果不是「保和平,保普選,反暴力,反佔中」簽名行動取得逾180萬人簽名,市民還會以他們取得78萬人支持「真普選」簽名是很大的民意基礎,也不知道他們代表的只是少數而已,「保普選、反佔中」才真正的民意基礎。

明辨是非揭破「佔中」「畫皮」

可是,現在仍未事過境遷,他們竟又公然大話說他們的「佔中」與「真普選」有很大的民意基礎。

第三點說到「烈士」或「正義」與否,只要用他們的「矛」去攻他們的「盾」便可攻而告破了。

不是嗎,反對派在回歸前便信誓旦旦,把香港法律與香港法治當成是他們誓死要維護的「核心價值」。可是現在他們干犯香港法例,也受香港法庭判刑,如果他們真的相信香港法律和法治是他們誓必要維護的「核心價值」,這次面對犯法的事實,便應該俯首認罪,那還有什麼「正義」可言?有法律的正義,便不可能在「正義法律」之下出現「烈士」,「烈士」之名只會在不正義的法律下出現。

他們如此出爾反爾,一時說香港法律正義,一時又說「違法達義」,簡直是語無倫次,簡直把香港法律與香港法官視為他們的玩物,要圓要方任由他搓揉!荒唐之極!

外國人支持九犯可能是不明底細,更可能是外國勢力一貫企圖干預香港特區內部事務的論調,說特區政府用法律打壓政治,也指這樣做會有「寒蟬效應」令到民主與言論自由受壓。外國勢力有什麼目的?我們阻止不了,但是港人自己卻不能不明事理,任由九犯誤導。若然如此,香港的民主與自由就會斷送在我們自己手裏,現在我們面對到九犯胡言亂語,犯法而全無悔意,我們阻止不了他們,但我們能做的可在自己身邊周圍的交談中,盡量揭破他們的「畫皮」!

原圖:http://static.stheadline.com/stheadline/inewsmedia/20181119/_2018111917474535830.jpeg

原文:大公報 2019-04-27評論 (作者授權轉載)

http://www.takungpao.com.hk/opinion/233119/2019/0427/281058.html

作者鄭赤琰為中文大學前政治系主任、華人學術網絡成員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20190606

20190530

20190520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