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斯里蘭卡不幸的延續

霍詠強 2019年04月27日 09:00

霍詠強︰「第一件令人意外的,是一宗造成最少321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近年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似乎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足夠關注,就連烏克蘭總統選舉,意外地由演員澤連斯基以大比數當選,得到的報導,竟然還在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案之上。若非及後發現涉及許多外國遊客遇害,當中包括丹麥首富的三名孩子,事件受關注的程度可能只和敍利亞一宗「慣常」的暴力事件相差無幾!」

2019年4月21日星期天早上8點45分,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的聖安東尼教堂突然遭遇自殺式炸彈襲擊,之後尼甘布市聖塞巴斯蒂安教堂、拜蒂克洛市聖塞巴斯蒂安教堂也發生爆炸,然後波及至外國遊客雲集的著名酒店,香格里拉(Shangri-La)、金斯伯里 (Kingsbury) 和肉桂大酒店 (Cinnamon Grand) 也都遭受襲擊。斯里蘭卡境內一共有三座教堂、四家酒店以及一處民居受到了連環炸彈襲擊,其中六宗爆炸在早上八、九點發生,本來還有第九宗,尤幸軍方及時拆除了設在機場的炸彈。

在炸彈襲擊案中有三件事件值得關注:

第一件令人意外的,是一宗造成最少321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近年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似乎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足夠關注,就連烏克蘭總統選舉,意外地由演員澤連斯基以大比數當選,得到的報導,竟然還在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案之上。若非及後發現涉及許多外國遊客遇害,當中包括丹麥首富的三名孩子,事件受關注的程度可能只和敍利亞一宗「慣常」的暴力事件相差無幾!

第二個比較奇怪的情況,是在恐怖襲擊,尤其是這樣大規模,而且計劃嚴密的事件後,都會立即有組織承認責任。但是連環爆炸案發生兩天後,伊斯蘭國才通過旗下宣傳機構聲稱對斯里蘭卡爆炸案負責,聲稱襲擊者為伊斯蘭國成員,目的是攻擊歐美聯盟的公民以及斯里蘭卡的基督徒,但卻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此前,斯里蘭卡政府曾懷疑當地伊斯蘭激進組織 NTJ為幕後主使,並可能得到了外國勢力的支持,是對新西蘭清真寺槍擊案的報復。

事件有和伊斯蘭國有關的恐怖分子執行,並不令人意外,但是要說由美國總統特朗普聲稱已經完全剿滅的伊斯蘭國,策動如此周詳和大範圍的襲擊計劃,這是否對美國情報人員的打臉?

第三個問題,出現在斯里蘭卡的政府內部,有報道指出情報部門早在四月初已接獲警告,有組織計劃在復活節發動襲擊,國防部已將消息通報警察總長,並在國家安全會議報告。但是,在收到情報後卻未能阻止連環爆炸案,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更表示,自己及內閣一直未獲知會,直至襲擊發生後才知悉有關情報,而這和斯里蘭卡的政治體制有關。

斯里蘭卡政治體制和法國相近,總統由普選產生,總理由總統任命,必須為國會多數黨領袖。因此,總理人選等同由國會決定。表面上,這種制度是以國會制衡總統,而總統與總理共享權力,有助國家維持穩定。但是,不幸地,當雙方打對台、互相攻擊就變成最惡劣的僵局。

斯里蘭卡總統西里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去年10月底突然辭退時任總理維克勒馬辛哈和委任新總理,並宣布國會停運,惟被炒總理維克勒馬辛哈堅持不下台,令該國出現「雙總理」的情況。最後國會通過對新任總理的不信任動議,法院亦推翻解散國會的決定,令西里塞納的計劃失敗,但二人的不和已無法修補。這次情報工作嚴重失誤,多少和斯里蘭卡政府內部不和有關。

斯里蘭卡2100萬人口中,僧伽羅人(Sinhala)佔七成,泰米爾人(Tamils)則屬少數。2018年初,一名僧伽羅人在斯里蘭卡康提地區遭四名穆斯林襲擊,結果不治身亡。隨後,當地僧伽羅人和穆斯林發生多宗衝突,康提地區實施宵禁,但佛教徒繼續發起針對穆斯林行動,包括襲擊清真寺和商店,結果需要頒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當大家聽到這樣的情況,會否發現劇情非常熟悉?和去年緬甸羅興亞問題幾乎完全相同。從歷史原因、軍事背景,緬甸人無法接受羅興亞人。因為他們被視為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在殖民時期效忠英國,迫害佛教徒的穆斯林的後裔,所以在事件發生後,緬甸人指外表是宗教問題,但實際上並不是。

今天,種族對立令斯里蘭卡為世人上演了令人悲傷的不幸一幕。這樣的事件,是否羅興亞問題的延續?是不是英國人在殖民時代留下的計時炸彈?                                     

原圖︰

https://mil.news.sina.com.cn/2019-04-21/doc-ihvhiqax4242111.s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jM8MrY2IYA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