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以為是諜戰?誰知是鬧劇!

霍詠強 2019年04月14日 12:00

霍詠強:「事件關有個關鍵之處,是張提及的這個「中美友好活動」原來的確是有安排過的,是由在美國的華裔商人 Cindy Yang 利用自己的「特朗普粉絲」身份,安排的社交活動,正如前所述,讓這些期望攀龍附鳳的商人,得到接觸權力核心家族的機會。而她則將參觀海湖莊園和與特朗普家人的合影,並且加入所謂慈善完素,包裝成一個獨特的「旅遊產品」。」

在愚人節當天,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眾多美國主流媒體報道了一則「懷疑中國間諜入侵美國總統特朗普莊園」的消息。經過兩次上庭後,仍然有傳媒指聯邦調查局正調查事件是否涉及間諜。據報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受訪問時表示,調查人員正在確定事件是否涉及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事件反映中國對美國造成的威脅。

沒有真正看過蓬佩奧的訪問,難以肯定他如何評價事件,不過如果是有關官員被問及事件,應該避免作出任何評論,因為在美國傳媒描述為諜戰的事件?最有可能是一齣鬧劇!

所以當有消息指特朗普加快要求撤換國土安全部負責保護正副總統及其家屬、政府高官等的特勤局局長奧爾斯 (Randolph Alles),我並不認為這是因為辦事不力,而是在處理事件過程中可能暴露了特朗普家族的一些荒謬行徑,因為這宗在海湖莊園 (Mar-a-Lago) 發生的過程,對特朗普來說熟悉不過,在他營商生涯中,利用類似虛構的慈善活動,為官員、商界之間拉攏關係,從中謀取利益,是慣常不過的行為。

至於聯邦調查局追查事件是否涉及間諜,是否要為他們的前老闆出一口烏氣?

其實在消息傳出後,主流傳媒雖然有報導,但都只提及非法進入莊園,並且很快就不再作大量報導。相反,只有一些以八卦新聞為主的傳媒和網媒才繼續廣泛報導,直至涉事的張玉靜上庭和聯邦調查局指發現有偵測隱蔽鏡頭的反偷拍裝置,媒體的報導才又增加了。

相反在中國內地傳媒,幾乎一開始就以鬧劇來形容事件,到底真相如何,或許應該由法庭來判斷,但從眾多具體的過程來看,要聯想到諜戰、甚至如蓬佩奧提及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也只能說粗俗點:「神經病」!

首先,看看事件發生過程,根據多家傳媒的報導比對,過程是這樣的,3月30日,一名華裔女子張玉靜坐車到海湖莊園,到檢查閘前,被問及姓名和是否會員,張提及了名字,根據職員表示,由於其姓氏和一位會員相同,誤以為她是家屬,所以就予以放行,顯然職員並不知道張是個華人中非常普遍的姓氏。但其實仍未發生任何非法闖入,因為張按照指示到接待大堂,並在保安人員要求下,把「所有」身上的物品交出,供保安員檢查。

又請記住,在及後報導中,被認為「非常不尋常」的四部手機、一部電腦、一個外接硬盤和一個USB手指,在檢查過程當中,張是毫無保留,把所有物品都交出檢查。數量多寡稍後討論,但到目前,張仍然沒有任何不正當行為。

她並且向職員表示,她被邀請來參加一個「聯合國中美友好活動」,特朗普的姐姐伊莉莎白.特朗普.格勞也會出席的餐會,所以提早過來準備熟習場地,並把一份中文的邀請函拿給職員看,雖然職員看不懂中文函件,亦確認沒有相應活動,因此要求張離開。在部份中國媒體中也有指因為有特工懷疑,要求搜查張的隨身物品,但從美媒報導,檢查物品應該在此之前,這也符合正常進入保安區域的正常檢查程序。

至於出事後,特工再次詳細檢查張的隨身物品,那是另一回事,而且特工因而犯的低級錯誤,似乎令特勤局對事件變成惱羞成怒,因而令事件過程變了味。

當職員確認沒有相應活動,並且要求張離開的時候,事件本來就會完全隱藏在世人面前,而事實上,試圖白撞進入這些高檔場所,這種情況對莊園顯然並不罕見,但是因張不肯離去。這是事件中的一個關鍵,如果張有其他意圖,當不會在這種情況下把事件搞大,但問題是,張是付出了兩萬美元來參加這個和特朗普家族接觸的機會,因此拒絕離開,就令事件變得複雜了,當總統特工介入,就成為了國家安全事件。

事件關有個關鍵之處,是張提及的這個「中美友好活動」原來的確是有安排過的,是由在美國的華裔商人 Cindy Yang 利用自己的「特朗普粉絲」身份,安排的社交活動,正如前所述,讓這些期望攀龍附鳳的商人,得到接觸權力核心家族的機會。而她則將參觀海湖莊園和與特朗普家人的合影,並且加入所謂慈善完素,包裝成一個獨特的「旅遊產品」。

這些行為在被曝光後,海湖莊園就取消了這些社交活動,可能因為安排不周,又或這位張女士沒有注意活動已被取消,結果和特朗普家人合影的美夢成空,更淪為了「非法闖入的間諜」。

這事件還有兩件不太有趣的荒謬事,其一,就是特工犯了個低級錯誤,在檢查張的隨身物件時,把她一個USB手指直接插入自己的電腦中,然後就發現電腦自動運行在USB上的程序軟件,擔心會中了病毒,在慌忙之下還直接關機。這位特工處理 USB設備明顯是完全不合乎保安程序,也因此而被口誅筆伐,傳媒還即時指稱是病毒。不過,這位特工也不必擔心,在不少早期的USB手指內,都有預置的程式,尤其是一些具有密碼保護的儲存工具,在插入電腦也會自行執行程式,電腦專家也犯不著如此早就下定論。

至於說竟然一個人攜帶五具流動電話,雖然數目不少,但中國內地慣常同時用兩、三台手機的,可謂平常,經商者因為常用手機處理公務,所以慣常分開用不同手機,再加上蘋果以往並無雙卡功能,用蘋果手機者、一人三手機可說是常態,五部手機,也不能算可疑。香港的士內就常見裝上十部、八部手機!

還有被認為懷疑是間諜設備,用於偵測隱藏鏡頭的反偷拍裝置,我在淘寶搜了一下,從幾美元到幾十美元都有,豐儉由人,這也是部份內地旅館的不當行為,在房間內裝置偷拍鏡,令女士們風聲鶴唳,也令偵測隱藏鏡頭非常普及。不過最近也傳出 Airbnb 也出了不少偷拍嫌疑,反偷拍器會否因為這宗鬧劇變得更普及?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20190608

20190531

20190521

6天前

2019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