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反對派盲反修訂顛倒是非 唱衰司法禍港禍民

王國強 2019年04月09日 22:30

王國強:「林鄭特首提出逃犯條例修訂,符合民心、法理、道義,並沒有反對道理。然而,反對派不但反對一個合法合理,具有必要性、迫切性的修訂,更將修訂政治化、妖魔化、陰謀論,甚至到外國勾連「台獨」勢力反對修訂,說明反對派目的不是理性論政,而是有意炒作風波,借此抹黑中央,製造恐嚇,並且與「台獨」勢力勾肩搭背挑起風波,現在更對忠於職守的特首提出不信任動議,完全是無風起浪,上綱上線。反對派政治凌駕公義和良知,令受害者未能沉冤得雪,盡顯其冷血涼薄,這樣的政客還有資格稱為民意代表嗎?」

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出發點是為了堵塞漏洞,彰顯公義完善法律。但反對派政客卻將修訂政治化、妖魔化,不惜「唱衰」香港司法獨立,民主黨甚至要對特首提出不信任動議,不但顛倒是非,更是嘩眾取寵,別有用心。主流民意都認同要為受害者討回公道,目前香港與內地、台灣在移交逃犯上確實存在漏洞,令犯法者得以逃避刑責。政府提出的修訂已剔除了9項罪類,並且在人權和自由上作出多重保障,加上移交啟動權在律政司及特首,把關卻在法庭,整個程序法律基礎穩固,不論從民意、公義、法律來看,反對派的盲反都沒有道理,其唱衰香港司法獨立的言行更對香港禍害深遠,社會各界都應該積極發聲支持修訂,反駁反對派的讕言。

政府日前完成首讀、二讀《逃犯(修訂)條例草案》,正式啟動修訂逃犯條例程序,但民主黨卻批評特首未能維護香港人權、自由、法制,以及令香港保持經濟繁榮的核心元素,認為林鄭月娥是完全失職,不能再出任特首,表示要提出不信任動議云云。民主黨對特首提出不信任動議,完全是不講道理、不講是非、不講法律,一味政治掛帥,將修訂政治化。

上綱上線挑動風波令人失望

這次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出發點是處理一宗港女在台被謀殺案,當中並不涉及政治,更不會損害香港的司法制度,相反是對香港司法制度的完善、強化。民主黨向特首提出不信任動議,不但毫無道理,更是出於黨同伐異,企圖炒作政治風波,並非實事求是討論法例,做法令人失望。

在謀殺案發生後,香港社會都認為應該將兇手移交到台灣受審,以彰顯公義,民主黨及其他反對派政客都認同要處理有關移交案。然而,當特區政府提出有關修訂後,反對派的立場卻隨即轉變,全面否定修訂,更對修訂作出種種陰謀論及上綱上線的攻擊,甚至連一向較為講理性的民主黨,也指修訂「對香港人權、自由、法制,以及令香港保持經濟繁榮的核心元素」造成損害云云,這些指控不但不符事實,更是故意誤導。

反對派對於修訂糾纏不休,甚至作出各種上綱上線的抹黑,既是不必要,也是別有用心。移交逃犯最終須由香港法院把關,若法庭認為有關請求不符法例要求,即可拒絕,確保個案符合逃犯條例下各項證據的規定及人權保障。即是說,香港法庭負有最終把關的權力和責任,再加上特區政府最新的修訂,反映特區政府對犯人人權的重視,並且在移交安排作出種種保障,尤其是整個移交程序由法庭把關,確保程序符合法治和公義。

「唱衰」司法 傷害香港 辜負港人

然而,為了將修訂污名化、妖魔化,反對派竟公然貶損、唱衰香港的司法制度。在日前立法會行政長官質詢時間,朱凱廸就指逃犯條例的修訂會「打破了『中港兩地』移交的防火牆」,而「每一個(移交)個案是由你(林鄭月娥)判斷的」,完全無視法庭的把關作用。而當林鄭強調在香港做事都是依法辦事,而香港引以為傲的是獨立的司法制度和獨立的法庭時,毛孟靜隨即大叫「廢話」。必須指出的是,法治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以及賴以成功的基石,反對派政客的信口雌黃,不但是對香港司法的不尊重,更是對香港法治的抹黑和詆毀,「唱衰」香港法治基石,損害香港司法聲譽,傷害香港,辜負港人,理應受到譴責。

林鄭特首提出逃犯條例修訂,符合民心、法理、道義,並沒有反對道理。然而,反對派不但反對一個合法合理,具有必要性、迫切性的修訂,更將修訂政治化、妖魔化、陰謀論,甚至到外國勾連「台獨」勢力反對修訂,說明反對派目的不是理性論政,而是有意炒作風波,借此抹黑中央,製造恐嚇,並且與「台獨」勢力勾肩搭背挑起風波,現在更對忠於職守的特首提出不信任動議,完全是無風起浪,上綱上線。反對派政治凌駕公義和良知,令受害者未能沉冤得雪,盡顯其冷血涼薄,這樣的政客還有資格稱為民意代表嗎?

 

作者王國強為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香港廣東社團總會榮譽主席兼首席會長

原文:文匯報 2019-04-09評論 (作者授權轉載)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4/09/PL1904090001.htm

原圖:http://static.stheadline.com/stheadline/inewsmedia/20190403/_2019040315305139439.jpg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20190410